经得起考验的爱甘许婵英师母

爱情是否真的可以越久越坚固?

感谢 神,在过去二十年,神感动我们夫妇俩在婚姻家庭的事工上,服事 祂和主内的肢体。无论在香港或澳洲,神让我们看重婚姻家庭事工,付上心思和时间,让更多的夫妇能享受 神所预备和设计的婚姻。我们相信愉快的婚姻,是先尝天堂的福乐﹔不愉快的婚姻有如穿「顶趾鞋,无法治。」;亦如身上有毒瘤,痛苦无比。

我们结婚刚好三十一年,过去一直以为自己的婚姻都很美满,彼此都很爱对方和洞悉对方的一切。 岂料这个假设在过去的几个月却受到很大的考验。在2009年6月,冠英毅然辞去牧会的工作,返回香港与年老的父母同住,照顾他们,希望趁着他们的身体仍未衰残时,能陪伴他们,尽孝道,报亲恩。这是他在未牧会前,一直存着的心愿。若未能圆梦,将会是他一生的遗憾。他亦计划在这段时间 (约半年),可以进修和服侍他的母会。作为妻子,我便顺服我的「头」,与他一起离开澳洲,踏上「征途」。我们先往美、加和英国探望亲友和观摩当地的华人教会,然后于九月回到香港。我在这段日子真的体验到俗语所谓: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着猴子满山走」的感觉。

回港后满以为可以安顿下来,怎料三天后,母亲便突然离世。当天早上十一时半,她在安老院房间休息,半小时后,院护叫唤她,她已去世。她在离世前的半年,是身体最好和最开心的日子,所有子女从未想到她会突然去世,但感恩的是,她离世时,是如此安详和毫无痛苦。 我深知 神实在听了我俩的祷告,让我们回港后,她才安息主怀。但人毕竟是软弱的,每当我想起母亲,心里总感到歉意和遗憾,更会埋怨丈夫不早些结束旅程回港,以致可以有更多时间侍候母亲。于丧事完毕后,我返回悉尼,冠英则按原定计划留在香港。

我们虽然有三十一年深厚的感情,同甘苦,共患难,感情户口都很丰足,但面对生活情境转变,夫妻两人的适应也会改变;即使是一起渡假或回港探望双亲,也会产生不少争拗和矛盾。我们仍是不断学习彼此体谅、关心和迁就,否则在婚姻路上,会产生很多危机和破口。

不久,冠英清楚 神的召命,要往南澳牧会。可是我却没有这个负担;再加上我刚经歷与母亲死别,所以不想与两个女儿(她们已就业)生离。我极不愿意往南澳。我犹疑南澳之行是否出于冠英的己意和梦想。我的坚持是 : 既然二人是为一体,若这是出于 神的旨意, 祂也会感动我。冠英觉得我没有信心,不愿冲出安全区,所以我领略不到 神的感动。由于彼此想法不同,我很希望冠英慎思,因他的决定会影响整个家庭。他是否清楚 神的引导?有否考虑清楚要付上甚么代价?我俩每次通长途电话谈论这事时,大多是不开心地结束。最后我把我的想法和感受,以文字与他沟通。我写了一生以来最长的一封共八页纸的信,让他仔细思量,才作决定。虽然他从 神的领受并没有因此而减退,但却很体会我在信中所表达的内心感受。他保持安静和客观,继续仰望 神,并为我祈祷。我俩也分别请教几位属灵长者,从中领悟到, 神感动一对夫妇作重大的决定时,双方一定有从 神而来的感动,但在时间上可有先后之别。我心中的视窗就这样被打开了。

后来我俩不断地同心祷告,亦请该教会的领袖为我祷告,求 神的灵感动我。 神是信实的, 神让教会和我俩学习信靠和等候。在 神预定的时间, 衪必为 衪所爱的行事,以成全 祂的旨意。感谢 主,在一次聚会中, 神清楚感动我要将我至爱的两个女儿放在祭坛上,然后往南澳的教会事奉,与丈夫同心餵养 主的群羊。这亦清楚印证了 神起初给冠英的召命!冠英对 神的信心,对我的体谅和忍耐,终于得到 神的应允,让我也有同一的感动,一起同行。正如圣经所说,我们心里有出人意外的平安。我亦很开心和兴奋的准备在今年三月份开始这「南澳三人行」之旅 – 耶稣、丈夫和我。我们深知无论前路有多么艰难, 神必定与我们同去。这事既然是出于 祂的美意,成就这事也必在乎 祂; 衪必引导和保守我们,亦会看顾我们在悉尼的女儿。这一次的经歷,让我俩能给以上的问题作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作丈夫的能体恤妻子的软弱,作妻子的能在 主里顺服丈夫,这是何等美的事。
爱 神,爱配偶是属 主的儿女一生需要学习的功课。深愿透过我们的婚姻和家庭能见証及荣耀 主的名。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