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轮上的摩天轮陆锡璁加拿大分会总干事

坐过摩天轮吗?一个巨型的转轮直立在地,一下子便把人送上了云霄,一下子又回到地面的凡间来了。总矗立于乐园的核心,为人间带来种种的美妙。

摩天轮﹝Ferris Wheel﹞是美国人霍力士﹝George Ferris﹞于1893年所设计,目的是为芝加哥的世博立威,与上一届世博的巴黎铁塔一较高下,好圆了老美的梦。

有一个摩天轮的传说,形容轮上的转动就如一个活动的天梯,每逢转到最高处的时候,也就是离天使最近的时机,趁这机会许下心愿,幸福便会降临。另一个说法是一同坐摩天轮的情侣最终都会分手,只有在到达最高处时与恋人亲吻的,就会永远幸福地在一起。假若幸福只是那么简单,相信天下不会再有怨偶了。可惜婚姻中的幸福正如摩天轮一样,直在高与低之间徘徊不定,无法捉摸。

活在高处,我们享受着美满的幸福感,分享着各样快乐的时光——或是共享美好的晚餐;或是携手合力完成工作后,分享成功的喜悦;或是夫妇关系如胶似漆,恩爱亲暱的日子;或是遨游四海,把臂同游,共享人间美境,共渡愉快的假期,这些都是令人兴奋,值得纪念的时刻。然而生命中不尽是活于高处,相反地高处的时光往往如飞逝去;而低处熬人的日子反倒渡日如年——事业失意的日子,家庭经济的压力一如千斤般重;与家人反目成仇;身体得了重病,要长期作战了;心灵的枯干,言行乏力,在最小的事上,都能触发夫妇间大战连场,才明白到甚么叫作走过死阴幽谷,分明是阳光普照,仰首望天都觉得罩着灰濛濛一片,全身上下都提不起一点劲,还觉得低处仍未算低,更衰的正在前头,这些时候,口中所出的一句话也是暗藏晦气,这种日子最耗竭人心。在低谷的日子里,依旧能守护在配偶的身旁,便需靠意志上的坚强,以及从上头来的无私的爱心,旧日美好的回忆便成为让爱可以復燃的消耗品。

经过九月一连串的忙碌,到了十月中旬终于放下手头的工作,上了游轮往墨西哥渡假去了。游轮上的日子真是过得分外逍遥,生活愉快,心情轻松,吃喝玩乐,得心应手,夫妇关系如鱼得水。船上不是每个晚上都有好些摄影师在拍照吗?我们差不多每个佈景都拍了。老婆说:「我们用不着那么多。」反正拍照不花钱,我们多拍一些,好多些选择,便只挑三两张满意的才买吧。就是这样玩了几天,开心的时间过得好快,已是最后的一天了,约在下午茶时间吧,走在平常日子中船上最是熙来攘往的道上,却发现异常的安静。人是一般的多,却都在看着同一个地方,工作人员把着通道,围上白布,原来船上的医疗师在施行急救。一个年约60的男人卧在地上昏迷不醒,满脸迷惑的妇人独站一隅,茫然的眼神流露着对伴侣的关注及对乐境中突变无法处理。「都卅多分钟了。」旁人在低声地相告,接着白布陆续地挪去,剩下来的一张白布覆盖在尸首上,悲呜声中送别了相伴相依的岁月,余下的日子怎么过?两个人上船,今夜船舱便只剩下一人。本来不相干的一句话:「黄泉无客店,今夜宿谁家?」如今忽然变得诡异。挥之不去的是这数天的美好时光——墨西哥海岸奇山怪石的重点观光,泳池伴的派对,船上大堂的游行晚会,大城小巷的寻幽歷奇;还有,前一个晚上的礼服晚宴所拍下的照片,那便是最后的纪念照了。

十四万嚬的游轮实在空间很多,结果我们没有再跟那个女人遇上,但我们已是不由自主地没有按着原来的计划只购买两三张的照片。我知道面前的路上总有好些幽暗的日子在等着我们。共同蹄造一些美好的回忆吧,总有些日子会用得着。这点点滴滴的回忆会在我们夫妇冲突的冷战期中助我破境復圆;这回忆会在我们卧病在床的消磨期内,帮助另一半紧守爱盟;这回忆会在其中一人离世之后,遗爱人间,仍与爱侣同行,帮助他走完磨人的路程。美好的回忆,是消耗品,叫人能走更远更难的路。

其实在生命中也潜伏着一些属灵的难关,要靠着我与上帝共同分享的美好时光所遗下的回忆,来帮助我好过渡时艰。所以我看重与妻子谛造美好回忆的机会,亦同样重视与上帝相会相亲的日子。这七年来我们每年都留下了三数天的时间静修,与上帝相约,单单与祂共聚。花在家新静修营中的工夫,所得的无法估计。2010年1月7-10日在温哥华,6月4-6日在多伦多,都有夫妇静修营的安排。鼓励大家参加。并请在祷告中支持我们,也盼望不久将来在加国各城都能推广夫妇的静修操练。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