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变」与「不变」中服侍罗钟素文基层部同工

人一生的成长阶段,总会经歷很多的改变,而面对改变又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压力,这是不争的事实,在改变的过程中,人如何自处面对这些压力,这又会影响其一生的成长,故此人永不能离开成长、改变、压力…。
2009年9月1日开始,我由「国际家新」借调至「香港家新」,为要将基层课程顺利推展至「香港家新」,并于明年2010年1月1日成为「香港家新」正式同工。骤眼看来,这确是工作的改变,但细察工作范围、性质,甚至工作环境上,却没有多大的改变,所以带来的压力感并不强烈;反而,透过这改变却给自己有机会去反思与引证,过去多年以来我从 神领受的心志:服侍基层。我不敢说,这是 神给我的异象,但却可以说是我多年服侍的目标。
回想七十年代的香港,工业发展蓬勃,很多基督徒开始关注工友的需要,给工友关怀及向工友传福音,他们放弃原先高薪厚职的工作,愿意像耶稣基督降卑,转职进入工厂成为工友,领人归主。当我完成中二后,因为家庭经济的原故,即使过往成绩不俗也要停学,日间要往工厂工作帮补家计,晚上进入夜校继续学业,并且因着夜校认识了基督徒的工友同学,而使我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个人的救主,在这一段人生台阶上,顿然改变了我的一生。
记得当时很多基督徒工友,包括我在内,信主后努力要完成夜中学,希望能转换职业,例如幼师、写字楼、公务员、邮差等工作,期望尽快脱离「工厂妹、工厂仔」的形像,我也曾不例外,当我拿着会考成绩欲转换职业时,有一天灵修,一首诗歌突然出现,特别其中一句歌词深深触动着我,即是到今天,仍然很清晰、深刻地印在我脑海里,歌词是:「亲爱牧者,请问群羊将何往?是否牧养在芳草场…」,我立时想起,当初我信耶稣,不是因有基督徒肯进入工厂传福音吗?不是有人肯放下原先的职业来服侍我们吗?为何我在工厂信耶稣,却要努力逃出工厂?难道我已忘记其他工友同样需要福音吗?当时我感到很惭愧、很惭愧,泪流满面,恳求 神赦免我的忘本忘恩,我在 神面前立志留在工厂里,努力领人归主。直到九十年代,工业息微,加上家庭的需要,我才离开工厂,但是我并没有放弃这个心志,服侍基层的心一直伴我同行。所以后来无论是进修和工作,或在不同的机构、教会服侍,我都是以此成为我服侍的对象。
当初由教会服侍转入「国际家新」,也是因与丈夫一起研发「基层恩爱夫妇课程」,过去数年「家新」的服侍,看到基层夫妇在婚姻路上得着 神的祝福,更加肯定 是神赐给我们夫妇俩的心志。现在因应事工的发展,「香港分会」承接基层事工的推广,目标是使更多的基层家庭能得着祝福。犹记得早前邱清泰会长因这种改变而徵询我的意愿时,我用肯定的口吻来回答他的询问,我说:「我服侍的对象群体祗有一个,就是「基层」,同样地,在我心中祗有一个「家新」,不论是「国际」或「香港」,对我来说这只是行政安排的不同,但并不改变我服侍基层的异象,况且在基督里的「服侍」应是没有地域限制的。」
现时,我怀着既兴奋又战兢的心情去面对「变与不变」,「」:指由「国际家新」转变至「香港家新」身份的改变;「不变」,指的是服侍的对象却仍然是基层,是不会改变的。愿 神继续祝福基层。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