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可依恋一生? 陆锡璁加拿大分会总干事


有两个地方,每个人最终都要去;但却无论如何,只能孤身一人独去,不可能与亲人相约携手同行。这两个地方,一个是死亡,另一个是梦乡。

听着她睡眠中均衡的唿吸声,心里想着她刚才半睡半醒间的呢喃:「为甚么到处都是垃圾‧‧‧」当然一如过往的梦话,我是半句也不明白所以然,也不用妄想在明早向她问清楚夜间的梦境,十居其九她是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想来过往太太常在入睡之前,都有着诉说刚浮现的梦境的行为,似是期盼我也能参与其中,与我分尝她的经歷,欲邀我同行,并肩共闯这个末知之地。奈何这是没有可能的事,而且往往于半句梦话间,已先我一步堕进梦乡了。

上週末的晚上,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便引起一连串的思潮。胡想着人生尽处弥留之时,是否也是落在相仿的程序,似是看到了一点前面的景象,也带住点不知所措的徬徨,盼望所见的能与所爱的分享,也在迷惘中渴望身旁有个可靠的臂膀。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太太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间,我们便是如此在无奈中放开了相伴相依了一生的双手?

记起太太曾跟我分享过她在我出差时她的属灵体会,神在没有我在她身旁的难过日子中曾明明的告诉她,夫妇之谊只是今生之情,人能带进永恆的只有自己与神之间的爱情。若是如此,便叫我们更加要看重与神的蜜会了,这是我们关系中的最重要的一环。但是,心中最为依恋的,是与配偶的关系,一旦了解接受了这个关系的难免期限,每一天其实便是在倒数中渡过。夫妻真是一种恼人的关系,一面想着要珍惜,一面反而是糟蹋着。太太想要多一点的亲蜜沟通吗?现实中的日子里反没有为她留下这个空间。是忙碌的岁月无情,还是我这个人无情?是否要留待明日好来追悔空遗撼?

这几天徘徊在心中的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上帝设计的婚姻,不是为要叫我快乐,而是为叫我成圣。我处理婚姻关系会否有所不同?「归耶和华成圣」的道理是圣洁生活的简易指标,内中所包含的是「分别出来」、「虚己无我」及「圣洁专一」的精要。我想如果把这指标也用在我和太太的关系中,真是恰到好处。看来这正是上帝要我在婚姻中所学上的功课——— 用爱我的太太来学习分别为圣的生活。说来似是严肃,做出来可以很浪漫有緻。

记得新婚的时候,太太曾经表示过她睡觉喜欢身旁有一个长长的搂枕 body pillow。当时我头脑非常清醒,不用屈指一算,也知道要是我们之间容下了这「第三者」,便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床位,所以一直坚决反对。十五年来,太太也捌不下这个习惯,只是没有了搂枕,便用一个普通的枕头充数,每个晚上虾米般的捲缩一角。週末的晚上看着她的睡姿,心头涌出了上面的思绪,意念忽然清明起来,好像想通了些甚么‧‧‧‧‧‧‧‧‧
昨夜看着她开心地拥着我偷偷买回来的搂枕入睡,耳中听到她在睡梦中的欢笑声〈还真的笑了出来呢!〉,心中直在后悔,为何只会想及自己的看法而不懂体恤她的心情、需要、喜好、习惯?为何要用十五年来学习这个搂枕的功课,到底我的心有没有为她「分别出来」?是否算得上活出了基督爱新妇(教会)的「虚己无我」?看来我的爱比起耶稣的爱,还差十万里远,往后的日子要学习的功课还多。

说来在家新歷练的日子已足有九年,也幸亏不断浸淫在夫妇营的染缸中,才不致错失了婚姻中许多大大小小的礼物。盼望所有的家新人也同心的推广夫妇营的事工,为下半年在各区的营会宣传推介,好使更多的夫妇同蒙恩福。为着方便推广,我们已在youtube上载了短片,只需搜查”CFFC MER” 便可寻获,请多多电邮传送推介;各地营期可在加拿大家新网址查询。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