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透视力     邱清泰
      列王纪下6:15-17:「神人的僕人清早起来出去,看见车马军兵围困了城。僕人对神人说:『哀哉!我主啊,我们怎样行纔好呢?』神人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以利沙祷告说:『耶和华啊,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耶和华开他的眼目,他就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

      对于跟随主的人来说,我们必须学会从神的眼光、从永恆的角度来看发生在我们生命里的每一件事。以利沙的僕人用自己的眼睛来看环境,他就看见敌人「车马军兵围困了城」,心中战战战惊恐惧,发出哀号:「哀哉!我们怎样行才好呢?」但以沙却用永恆的透视力来看同样的环境,却能看出「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所以才能安慰他的僕人说:「不要惧怕!」也帮助他张开属灵的眼目,看见了满山满谷的天兵天军、火车火马在围困敌人!

      这个转变,绝对不是心理作用,或自我欺骗,而是实际的从「属地」、「短暂」、「有限」的经验里面跃进「属天」、「永恆」、「无限」的经歷当中。正如「毛虫」的生命是「属地」的,但在它里面,神却创造和安置了「属天」的「彩蝶」的生命。所以,毛虫虽然受制于「属地」的生命,只能在草地上蠕动攀爬,但它却同时拥有「凌空而飞」的属天生命。没有一只毛虫如果知道自己能飞的话,而会不羡慕彩蝶飞翔高空、极目千里的「天空」的生命和经歷的!那么,这个转变的关键在哪里呢?原来创造「毛虫」和「彩蝶」的神已经在祂的圣经中向我们清楚的启示了!保罗在林后4:11:「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原来我们这些活在肉体和属地生命中的毛虫,神却定意容许我们常常为耶稣的缘故把我们的肉体置之于死地,以致于祂安放在我们里面的耶稣的生命──「属天彩蝶的生命」,才能在我们身上显明出来!简言之,「体」(老我)的天天死去,「魂」的不断被破碎,我们生命的核心──「灵」方能出来!

      威廉博得恩(William Borden)就是这样一个有永恆透视力、用属天的眼光过一个「在地」如「在天」的生命的年青人。他的一生只有26年,但却活得灿烂精彩!1904年他在芝加哥高中毕业的时候,千万富翁的父母给他的毕业礼物是环游世界,他去了亚洲、中东和欧洲。之后,他决心献身宣教工场,他在自己圣经的背页写下:「毫无保留!」(No Reserves)这四个字。他1905年考进耶鲁大学,就在校园中发起「晨祷小组」。第一学年结束时,就有150位大一学生,参加每週的晨祷小组。到他大四时,全校1,300位学生中,有1,000人参加了晨祷小组!

      1909年耶鲁大学毕业时,博得恩拒绝了几个高薪的工作机会,为了提醒自己「属天」的召命,他在圣经上写下了另外一句名言:「绝不言退!」(No Retreats)。博得恩旋即进入普林斯顿神学院就读,毕业后,马上乘船前往中国向回教徒传福音。由于想学习回教文化和阿拉伯语文,他先停在埃及。没想到在那里感染脑膜炎,一个月后即离开世界。临死之前,他在圣经背页「毫无保留!」、「绝不言退!」之下另外写下几个字:「无怨无悔!」(No Regrets)。

      虽然博得恩在地上壮志未酬身先死,他没有机会完「去中国向回民传福音」的梦,但他却将他所继承的庞大遗产的大部分奉献出来在兰州盖了一所为回民服务的医院。96年之后的今天这座医院──「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还屹立在兰州市毗邻白塔山公园的北滨河路边。

      毛虫必须愿意先死去,彩蝶才能出死入生、脱颖而出!博得恩26年短暂的地上岁月到将近百年之后的今天仍然造福回民、激盪人心,乃是因为他用永恆的透视力来看他的生命,以及他所拥有的一切!

      今天你和我是如何看我们余下的地上岁月以及我们所累积的财富呢?但愿我们在跟随主,在支持「家新」的事工上都能效法博得恩的三句名言:「毫无保留!」「绝不言退!」「无怨无悔!」。

      那些「愿意放弃不能永远拥有的,去换取永远不会失去的」人,绝对不是傻瓜!“He is no fool, who gives what he cannot keep, to gain what he cannot lose.”—Jim Elliot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