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自怜 不畏死亡                 竹君(我的心路歷程之二)
 
        你们本来给我的题目是「我的心路歷程」,我想,这几年来,我最大的成长和需要克服的,就是自怜和不怕死。女人很容易自怜,一自怜时,沮丧、忧郁、不快乐、关闭自己,统统都会来。我自从有了这个病,差不多每天都受自怜攻击,为不让它来侵犯我,常常要用诗歌和赞美把这些感觉驱逐出去,有时难免在生活上或在马路上,突然有人说:「你看起来像个恐怖的怪物」,听了也会不舒服;我的外孙女有一段时间没看见我,也会好像怕怕的,不想接近我,我是很喜欢小孩的,这些对我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尤其在教会,有一个青少年看到我,就推我,说:「为什么你眼睛不睁开?」后来才知道这是个自闭症的孩子。所有这些,我都需要去克服。有时在想,我多么感谢神,如果从小出生就有残障的话,那真是从小就遭到别人的鄙视、不屑和贬损,但我现在已经是成人了,所以我能在这方面一直的依靠主,一直要胜过自怜。我们女人的弱点是,即使没什么事情发生,只要有时候人家讲一两句话,我们就可能自怜了。
 
        一次,一位太太作见证,她先生在香港从商,她住在美国,每次先生回来的时候,因为对路不熟,就由她来开车,但是她的邻居就说:「哎呀,你先生回来了还要开车呀?」本来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她,就开始自怜了:「为什么他回来了我还要开车,我平常做单亲已经很苦了。」她先生就觉得很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对他的态度也变了?所以女人很容易落在自怜里面。在我生病的过程中,这是我第一个要克服的。
 
        第二个就是不怕死,因为我深深相信耶和华拉法是医治的神,我也相信神是昔在、今在,一直到永远都存在的神,如果他以前医治,现在也医治,所以这个不怕死一直在我里面,我相信,因祂的刑罚我已得到平安,因祂的鞭伤我已得了医治,这个确据一直在我里面,虽然环境看起来都不对。
 
        四年前我的左眼开始看不见,右眼又开始很厉害时,我的先生主张我去开刀。当时我心底里不是百分之百的愿意,但我想我应该顺服我的丈夫,如果我真的瞎了的话,我也是害了他下半辈子。经过十五个小时的开刀,我的右眼又用了四年。但四年之后,又不行了。感谢神,这次我先生认为相信上帝比相信医生还来得强,第一次开刀,医生说,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保存生命,所以他觉得这一次就不要开刀了。这也就是我现在的景况。我相信靠着主,靠着这么多家新人的见证,以及很多的代祷,正如我先生所言:「这条路我们还是要走下去的,这个仗还是要打下去的。」我常常宣告说:最多不就是死吧!没什么的,死就死在耶稣的怀里,所以「不怕死」也就帮助了我们在信心上一直倚靠主。
 
割断脐带 完全交托
 
        在这几年我个人的成长过程里,我最大的学习是尝试在情感上把我和家庭,不管是对丈夫、对儿女、情感上的这种依恋,渐渐地把它脱落。
 
        因为我们是从事婚姻家庭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婚姻上的经歷,不是说丈夫背叛我、有外遇,让我要作些怎样情感的脱落;但是和孩子方面,我觉得神给了我很大的进步,就是把孩子都交给神。我的大女儿三十五岁,已经结婚了,下面两个:二十八、二十六,早几年,他们两个都爱玩摩托车,起初我听到摩托车就很害怕,觉得玩这个很危险,有一次,我的大儿子被撞了一下掉到人行道上,爬起来也没事。除了玩摩托车,他们还在圣地牙哥玩滑水,然后又去攀岩。因为我是教育家,所以我把我的孩子都训练得很有自信心,这些自信心全都跑回来找你了。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怕,做父母的也要越来越有自信心,但这些自信心都不能建立在自己身上,真是完全地交给主,我们夫妻晚上会为他们祷告,把他们全部交给主,我们就会睡得很好,完全不挂虑。我儿子也说:「妈,很多人都不告诉家里的父母,只有我告诉你。你如果不准的话,我们还是会去骑的。」他告诉你,好像对你已经是一个恩典了。
 
        在和孩子情感的脐带上,我也一直在学习如何将它割断。最近我的小儿子因为有好几年都没有上教会了,我们看不顺眼时,两夫妻就祷告:「主啊,三个孩子里,就这个孩子最乖、最听话,一辈子好像都没有吃过什么苦,你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可以回头。」第二天,他就大撞车,这样的祷告神听得很快。所以他从急诊室打电话来说:「爸我撞车了,真倒楣!」在电话里我只和他说了一句:「也不是倒楣,只是上帝要让你知道是你大还是祂大。」其他我们就没什么管了。那天,爸爸接他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他的手有一条骨头裂了,上着石膏,那时我正好和一个姐妹说话讲得很起劲,就没有理他。因为好几年没住在家里了,他进来后,就说:「妈,你变了,如果像以前,我这样从医院回来,你会扑在我的身上,然后就会说:『哎呀,儿子啊,痛不痛啊?』而今天我回来,你理都不理,然后自己就一直在打电话。」我就说:「儿子,你喜欢哪个方式比较多?」他说,我喜欢现在的方式,我说,那就好啦,大家都不用管大家太厉害。这就是神在训练我,我相信做父母的都一样,上帝把儿女给我们,祂给我们一个很难的功课,祂要我们全心全意地去爱他们,但是祂又要我们放手。你知道爱一样东西,爱到一个地步,你就不愿意放手。但我们的神却是这样,祂要你全心全意地去爱,但祂又不要你的心在他身上。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学习。所以,情感上的断绝,我相信每个妇女都可以学习,儿女是神托付给我们管的,但是却不是要我们紧紧抓住不放的。
 
(下期续) (文章节录自竹君07年在上海带领聚会时的部份信息)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