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有感

向上vs向下

——读《向下的移动——基督的捨己之路》有感

 

庞元燊◆国际家新董事、家新检定合格训练夫妇



 

  「上向流动」(Upward Mobility),无论是在此书的作者卢云(Henri Nouwen)的时空,或是我们所处的时空,似乎已经被认定为美事,更是任何一个群体或社会需要达到的指标。然而,作者在此书中却提出另一个观点和态度,反而珍惜「下向流动」所带给自己在属灵生命中的建立,以及更广阔的空间和经验。
 

  「上向流动」一般会与升职、加薪、买车、置业、会籍、红酒、消费、孩子、名校、外游、名誉、地位、权利等等联繫在一起。这样看来,「上向流动」,应该会带给我们更多的选择、更多的可能性、更大的空间,应该是百利而无一害,没有甚么可商榷的余地。但我们所经歷的,真的是这样的吗?
 

  当我们在争取更高的学歷、更大的消费力、更高尚的环境等等的同时,如果我们不小心,很快会发现结果与我们想像的刚好相反。因为每一样我们在世所追求的,都是双刃剑,在某方面推我们向上流动的同时,在其他方面,却在我们不知不觉之中,关掉了我们很多的空间和选择。

       
  有一对夫妇,经济环境算是不错,但为孩子在学业上追不上感到困扰。以他们的收入和条件,应该是可以送孩子入读国际学校,甚至出国留学。但他们在好几年前作了一个决定,觉得以他们家庭的收入,有条件进入较上流的生活。于是供购了比较大的住宅单位。生活的确是舒适多了,但在其他方面,可活动的范围就变得非常狭窄了。以致当面对孩子的学习问题的时候,不但没有出国留学或送读国际学校的空间,甚至连多请个补习老师也感到吃力。

       
  我完成法律学位就在一家较大的律师楼受训、任职。这意味着假以时日,我应该会晋升到合伙人,有不错的生活和收入,可挤身较上流的阶层。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业务将是我生活的全部,有如卖身给工作了一般。

       
  不久之后,应两位基督徒律师的邀请,加入了他们的事务所。规模小了很多,收入也不像以前一样稳定,但我却得到了很广阔的活动范围。正因为我的合伙人不仅都是基督徒,而且非常认同我所参与的家新的婚姻事工,每逢需要请假带领夫妇营、训练课程,甚至到海外支援,都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体谅,没有多大的困难。我得着了意想不到的空间和自由度。

  
  向上流生活进发,并不一定能够扩充我们的可活动范围。作者卢云选择了「下向流动」,却得着意想不到的空间和经验。这样看来,「上向流动」并不一定比「下向流动」优胜。

(刊于家新季刊71期《下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