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家同行十三载
 
刘伟强、陈淑华
香港家庭更新协会检定带领夫妇
 
刘:我与师母都是平凡人,没有什么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也非性格巨星,可以经常擦出火花。我天性自信,不觉得自己的婚姻有什么问题。所以起初也不觉得需要参加「恩爱夫妇营」。作为牧者,只有一个理由让我去考虑报名参加夫妇营──为羊群寻觅草原的心态。我深信牧羊人叫饭不叫草,只有羊群才需要叫草!
 
陈:还记得1997年,我两个孩子仍在小学阶段,亲子教育是我渴望学习的地方。有一天伟强带回来一份单张,上面的讲员有竹君师母的名字,《爱的雕琢》的作者,虽然只是一个婚姻课程的聚会,不是我所期望的题目,但因为这本亲子教育的书给我很多领受,我慕名因此报名参加,开始了与「家新」第一次的接触。
 
刘:「恩爱夫妇营」令我震撼的是可以亲眼看见很多平日流血不流泪的男子汉,可以不惜将自己生命暗处敞开,公开表达歉意与爱意,原来生命可以这么释放的。在我的羊群得着释放前,牧羊人先要得着释放,提醒我一个很基本生命影响生命的道理,牧羊人不单单做一个寻觅草原的买办,自己还要做一只乳牛,先叫草以至有奶可以供应别人。
 
陈:我们在1997年参加完夫妇营,随即接受带领夫妇训练,成为「家新」义工,起初每年带两三次营会。开心的是与一班同心合意的义工,带着笑脸一同工作、一同耍乐、彼此连结、互相支持,在人生旅途中多了一群堂会以外的挚友。
 
刘:以往每次带领营会都是战战竞竞的,擦出火花是必然的事。每次也精疲力尽,何解仍然不间断的定期重蹈火海呢?因为每次都有属灵争战的体验,起初淑华和我经常会为预备的步伐不一致、事前排练要求的分歧、负责项目出镜比例不同等经常面对试练,有时甚至到入营那天早上还不知就里,互有冲撞,所以那一刻属灵的敏锐力特别高,特别警醒祷告。
 
陈:虽然每次营会都是一个浓缩的付出,但也是一个丰富的学习机会,从别人的故事,我学会聪明一点,学会更加晓得与配偶相处,少犯错就近乎不错。这多年来,它使我与伟强的关系与日俱增,我没有受过专业的辅导训练,但那些累积的个案故事成为我帮助弟兄姊妹的参考。
 
刘:这个事奉是一个教学相长的学习,以往我没有刻意讲好听的说话,没有送小礼物的习惯,没有定期为配偶制造惊喜,因为要示范,首先自己要有功课交,有见证才有说服力,这一点点交功课的做法就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
 
陈:我们需要营造一个刻意的环境去重温拍拖的光景,这正是三日两夜的「恩爱夫妇营」设计的目的。这十多年里,我们用了这个课程不下廿多次,大致同一样的流程,但每次我看见圣灵在工作,每次汇聚了不同的夫妇,背后带来不同的故事,我们带过不同背景的组别,有教牧同工、有非常专业的人士,也有基层非信徒,但他们的问题在本质上大致是相同的,人要从自我利己的婚姻世界中被释放出来去学习爱对方,接纳对方。那些从来没有对太太讲过「我爱妳」、「对不起」的大男人,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哭着向太太表白;那些平日只会怪责丈夫的妻子,也变得懂得欣赏丈夫的太太,我看见福音的大能将自我中心的人改变过来,把怪责变成欣赏,埋怨变为体谅,濒临破裂的关系也有重建的机会,在他们中间,我能成为不同关系復和的见证人而感到荣幸!
 
刘:直到如今,纵然教会内部事工繁忙,我们每年仍然保持至少一次带领「家新」营会,因为这套课程是一个「极速」的门徒训练。前几个月他们可能是我的学员营友,几个月后可能在同一个营会里一齐的带领夫妇,再过多几个月他们可能按他们的负担被邀请在领导层里带领我一齐发展「家新」事工。没有一套门训可以这么快产生接班人,世上没有一种门训可以这么短期内帮助人超越自己,神拣选一些平凡的你去引进更多不平凡的人加入事奉,唯有「家新」可以做得到,圣灵的工作与拣选是人无法估计。我看见家庭事工是一个广大的市场,一个普世追求的需要价值,如果给世人选择信耶稣得永生抑或信耶稣得幸福家庭,我相信佔99.9%的人会选择后者。「家新」事工可以成为让人经歷神恩典的管道,也是我持定要服事的方向,我想若神许可,当师母与我七老八十时,仍然乐意在他们中间敞开心讲真话,示范亲嘴拥抱、存款欣赏,享受圣灵在群体中激起生动的爆炸力!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