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随想录
        正忙于收拾细软回流香港的当下,邱会长那边厢临时授命约稿,惟有赶在太平洋的上空,开始将这几天还未及整理的思绪,用最擅长的港式中文执笔,免为其难催生这篇感想为我家踏上人生另一旅程作个记录。
*******
情感上的约拿
有时男人忙碌是一种不自觉的逃避。职务交接期间,我是有点奇怪地像看人家忙回流的感觉,还未进入自己应有的角色,面对别人的关心与问候,打发开去便算,好像大家都存有顾忌,怕一时情绪失控,不知如何收科。当在家收拾那些封存的信件、问候卡片、相簿、录像时,自不然翻出那廿多年来的共同记忆,难免偷偷地滴泪,赶紧回头将已神往飘远的思绪匣子密盖起来,知道总有一天会是合适的日子,停留下来细诉当年片段!这次搬家我是带点刻意地观察着家人的情绪反应,一方面珍惜彼此还在的时候,但也有擦鎗走火「爆脾」的时候,各人需要多点体谅,扩宽彼此情绪空间。
*******
得失的观念
为了腾空地库预备租出去,全家合力做了一次睦邻行动的Garage Sale,卖剩的东西全送往慈善机构,最后发觉我们的家当轻省了三分一,而且大部份已经是多年没有用过,空置着的旧东西,会再用的机会近乎零,只是自己捨不得抛弃吧了!应用在属灵的观念上,神赋予的恩赐何其多,有时只是我们留着不用,让它空置发霉。有时自己不愿意捨弃次好的,让神为我们预备最好的。
细想,捨得的概念也可以在自己今次事奉的调度上发挥,有人觉得我们这次的牺牲很大,其实我们全心只是忠于所託,没有甚么特别,出来的果效全靠耶稣成全,当人甘愿捨去曾经拥有的事业财宝,反而得着空间去承载更美的祝福。有些时候理性捨得,感情却是不捨,当我们在机场与廿岁儿子天天紧拥的那一刻,心里明白那条天生的心理脐带经已割断了,今天他要离开父母,独个儿留在温哥华打点房子及照顾老狗,还是那句老话:let go & let God,一生绝不易学的捨得功课,学习放手需要信心与时间,重寻自我体会自由与释放。
*******
「在家」的感觉
打从八八年参加香港的教牧恩爱夫妇营认识邱清泰博士夫妇开始,家新事工一直吸引着我们的,便是那种「在家feel」,不必设防,只管畅所欲言,有点像上月几家人相约去露营,大家午后围坐着,也不理会甚么身世,尽情翘起二郎腿,边揉着脚趾边喷着口水花,或是半仰卧半侧躺的伸着懒在胡扯,甚至有人已经张开大口正在打唿唿了,是绝对的自然,不带任何造作。能够让我们有如置身家中般随意舒泰,是因着大家都存有共识,无论对方表达的意见或态度如何,也从不低损彼此「同是一家人」的关系。就因着「家新人」愿意主动地透明的分享自己的弱点来代替批评,採取先行卸下自我防卫的机制,无形中邀请了其他家新人来修补自己的不足,容让自己有成长的空间,也提昇了彼此良性的互动情境。我珍惜这种在家的感觉,你呢?
*******
一切从根基出发
在欢送的场合,一位我所敬重,多年拍挡的好同工真情表白之钟情家新是它可以让自己「衰得」,无论如何家新都是无限的忍耐,全然的接纳,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仍然给予机会让自已在毫无压力底下成长。(註:怎会没有压力,只是良性互动,彼此激励)另外在家新里带课的材料总是那些很显浅而极重要的夫妇相处之道,不要少看这些基本的元素,他俩夫妇就是在家新里这样磨练成长,每次备课时的重温,就是很好的提醒,每次营会内的讲习,又是最佳的反省,好像国际知名的钢琴大师,演奏会前的操练,总是由最基本的乐章开始。要知道,家新夫妇营的特色就是浅白,硬搬一些深奥莫测的研究理论,反而失去本来的原汁原味,可惜!
*******
多一点人情味
自己多年来一直在教会和机构里服侍,感到难过的是碰上那些硬绷绷的规条,有如处处碰壁,也予人被拒千里之外的感觉,当然每个行政机构都依循着固有而特定的机制,有推行和遵守的必要性,但家新作为关注家庭关系的信心机构,就是在夫妇关系里传送爱,人情味实在不可少。临别秋波,自己要处理一些人事关系,对错很易分辩,至为困惑的是彼此的沟通态度和情绪反应,在反思的过程里,自己有没有偏见?事前有没有足够的对话?有没有真心倾听别人的耳朵?有没有予人最后改善的机会呢?有时留有余地,容让人间留下美好回忆。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