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園驚夢陸錫璁

看罷白先勇的「孽子」,嘩!怎麼有這種的文字、這種的故事!白崇禧將軍之子,不也該是有著大刀闊斧將門之後的氣蓋嗎?為了文字中的異色而把其餘的著作讀完,先是「台北人」、「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玉卿嫂」、「謫仙記」,然後就是「遊園驚夢」。當時的我約是「寂寞的十七歲」,世情似懂非懂,卻一腳踏進了文字中非一般的世界裡。


故事裡的主角錢將軍夫人紅杏出牆,卻被親妹子橫刀奪愛,在某宴會上應邀表演一曲「遊園驚夢」時,勾起了憾事而啞了嗓子,只是往事如夢,雖則事過景遷,感傷中歷歷如現。


是的,「遊園驚夢」也是一齣崑曲,是當年梅蘭芳的名劇,劇本「牡丹亭」創作於1598年明朝年間,與「紫釵記」、「南柯記」、「邯鄲記」合稱「玉茗堂四夢」。此劇作原名「還魂記」,故事主角杜麗娘少女思春,在夢中與型男書生相戀,醒後相思成疾,鬱鬱而終,三年後,書生柳夢梅赴京科舉途中巧獲杜氏畫像,驚為天人,杜麗娘夢中前來相會,後幾經波折,杜氏重返人間,有情人終成眷屬。早在廸士尼童話世界之前數百年,我們中國在封建社會之下,已有著如斯浪漫的情懷,只是其中總帶點詭異的氣息。


「遊園驚夢」也是電影,2001年由楊凡操刀,說的是另一個女同性戀的故事。「遊園驚夢」又是兩首不同年代的流行曲,先是郭富城的粵語歌,借了名字,而非有名著之實;後來又有了張語倢的版本,這才是真正牡丹亭的現代曲目。


說到「遊園」,想起最近黃石公園之遊。從溫哥華要開車十六小時才能抵踄,本來就認為公園只是花呀、樹呀之類的雜燴一品窩,沒有甚麼看頭,只是父親對黃石一往情深,兩年來一直期盼,所以是為圓其夢而起行。誰料黃石果然名不虛傳,全球合共三百多個間歇泉(Geyser),有三份之一盡在此間,遠處看來,四面雲煙,一切皆在虛無飄渺間,看不盡的溫泉(Hot Springs)與泥漿水池(Mud Pot)色彩斑斕美艷,山林間無數的懸崖及瀑布,讓溪澗與急流在其間串連,山野草原成千上百的水牛、灰狼、大角羊到處閒蕩,一不留神竟堵住車道上來了。


驚嘆中我迷惑了,這不猶如天堂間的善美麼?一切都那樣和諧而安詳,恬靜而活潑,生命的美淋漓盡致活現在此山中,每拐一個彎、每停一個站都是一幅全新的圖畫,都是一個意外的驚奇。黃昏裡我看到了一群麋鹿列著隊走回林中,這裡活在平安喜樂中,山野間一切竟井井有條,惟一協調不上的便是我們這群人類,我們橫的橫、豎的豎、黑的黑、白的白,自以為是的是、非的非。看著盡入眼簾的美景美物,心中讚美的是天父無邊的創造力,忽然覺悟到怎麼都是抽象的形象和線條?過去不入我眼(也看不順眼)的就是過份抽象的創作,如今教我驚艷的竟也正是抽象的奇觀,照相機拍下來一張又一張的,回來後仔細看了一遍又一遍。反思的是到底寫實的是在寫實,還是抽象的是真正的寫實,到底自以為是對的,是否真正的對的?上帝的秩序是否真的可以完全體會理解?配偶與自己不同時,是否能簡單地以對錯來分辨清楚?


回首一看,我和太太在家新一同服侍已有十年了,每次備課帶營都是一番爭扎,一向都以自己用的模式預備,而太太則以龜速進行,常常呆在一旁等候著下一步的進程時,心中老是在嘮叨著:「時間不是這樣用的。」到底時間該是如何用法?上帝才知道,然而自以為是聰明,反成了愚拙的,在許多婚姻中的衝突上屢見一班。


「遊園驚夢」是甚麼?有人說是一齣電影,有人說是古代的名曲,有人說是白先勇的著作,也有人說是近期家新的文章。到底誰是誰非?這是單在事實的層次,事情還好說,要是論到楊凡的「遊園驚夢」是甚麼樣一套電影,有人說:「好!」有人說:「爛!你的口味也真爛!」負面情緒便勾起來了,紅燈亮起,爭吵的功架立時候備。


明日是我們的結婚十六週年,吵過的架自然不少,可能也因經驗不淺,上帝為我們安排了一場講座,分享十六年來的衝突心得,總結一下過去的歷煉,也算是個特別的慶祝,預備了一段時候,我倆都有著相同的為難,要在一個多小時間攪定這一個題目,實是Mission Impossible。因為「解決問題」絕不是竅門,只是當中夾雜了自尊受傷,已落入了感受的層面,正因如此,溝通正造成了斷層,無法正常交往,只有自持己見。
家新的恩愛夫婦營三天兩夜間正好把這種經年迷塞的斷層接連,也叫上帝創世以來的平安和諧合一,締造出一個更新的夫婦關係,不單像黃石公園中的美態,更似當日伊甸園中的景象。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