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得起考驗的愛甘許嬋英師母

愛情是否真的可以越久越堅固?

感謝 神,在過去二十年,神感動我們夫婦倆在婚姻家庭的事工上,服事 祂和主內的肢體。無論在香港或澳洲,神讓我們看重婚姻家庭事工,付上心思和時間,讓更多的夫婦能享受 神所預備和設計的婚姻。我們相信愉快的婚姻,是先嘗天堂的福樂﹔不愉快的婚姻有如穿「頂趾鞋,無法治。」;亦如身上有毒瘤,痛苦無比。

我們結婚剛好三十一年,過去一直以為自己的婚姻都很美滿,彼此都很愛對方和洞悉對方的一切。 豈料這個假設在過去的幾個月卻受到很大的考驗。在2009年6月,冠英毅然辭去牧會的工作,返回香港與年老的父母同住,照顧他們,希望趁著他們的身體仍未衰殘時,能陪伴他們,盡孝道,報親恩。這是他在未牧會前,一直存著的心願。若未能圓夢,將會是他一生的遺憾。他亦計劃在這段時間 (約半年),可以進修和服侍他的母會。作為妻子,我便順服我的「頭」,與他一起離開澳洲,踏上「征途」。我們先往美、加和英國探望親友和觀摩當地的華人教會,然後於九月回到香港。我在這段日子真的體驗到俗語所謂: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著猴子滿山走」的感覺。

回港後滿以為可以安頓下來,怎料三天後,母親便突然離世。當天早上十一時半,她在安老院房間休息,半小時後,院護叫喚她,她已去世。她在離世前的半年,是身體最好和最開心的日子,所有子女從未想到她會突然去世,但感恩的是,她離世時,是如此安詳和毫無痛苦。 我深知 神實在聽了我倆的禱告,讓我們回港後,她才安息主懷。但人畢竟是軟弱的,每當我想起母親,心裏總感到歉意和遺憾,更會埋怨丈夫不早些結束旅程回港,以致可以有更多時間侍候母親。於喪事完畢後,我返回悉尼,冠英則按原定計劃留在香港。

我們雖然有三十一年深厚的感情,同甘苦,共患難,感情戶口都很豐足,但面對生活情境轉變,夫妻兩人的適應也會改變;即使是一起渡假或回港探望雙親,也會產生不少爭拗和矛盾。我們仍是不斷學習彼此體諒、關心和遷就,否則在婚姻路上,會產生很多危機和破口。

不久,冠英清楚 神的召命,要往南澳牧會。可是我卻沒有這個負擔;再加上我剛經歷與母親死別,所以不想與兩個女兒(她們已就業)生離。我極不願意往南澳。我猶疑南澳之行是否出於冠英的己意和夢想。我的堅持是 : 既然二人是為一體,若這是出於 神的旨意, 祂也會感動我。冠英覺得我沒有信心,不願衝出安全區,所以我領略不到 神的感動。由於彼此想法不同,我很希望冠英慎思,因他的決定會影響整個家庭。他是否清楚 神的引導?有否考慮清楚要付上甚麼代價?我倆每次通長途電話談論這事時,大多是不開心地結束。最後我把我的想法和感受,以文字與他溝通。我寫了一生以來最長的一封共八頁紙的信,讓他仔細思量,才作決定。雖然他從 神的領受並沒有因此而減退,但卻很體會我在信中所表達的內心感受。他保持安靜和客觀,繼續仰望 神,並為我祈禱。我倆也分別請教幾位屬靈長者,從中領悟到, 神感動一對夫婦作重大的決定時,雙方一定有從 神而來的感動,但在時間上可有先後之別。我心中的視窗就這樣被打開了。

後來我倆不斷地同心禱告,亦請該教會的領袖為我禱告,求 神的靈感動我。 神是信實的, 神讓教會和我倆學習信靠和等候。在 神預定的時間, 衪必為 衪所愛的行事,以成全 祂的旨意。感謝 主,在一次聚會中, 神清楚感動我要將我至愛的兩個女兒放在祭壇上,然後往南澳的教會事奉,與丈夫同心餵養 主的群羊。這亦清楚印證了 神起初給冠英的召命!冠英對 神的信心,對我的體諒和忍耐,終於得到 神的應允,讓我也有同一的感動,一起同行。正如聖經所說,我們心裏有出人意外的平安。我亦很開心和興奮的準備在今年三月份開始這「南澳三人行」之旅 – 耶穌、丈夫和我。我們深知無論前路有多麼艱難, 神必定與我們同去。這事既然是出於 祂的美意,成就這事也必在乎 祂; 衪必引導和保守我們,亦會看顧我們在悉尼的女兒。這一次的經歷,讓我倆能給以上的問題作出一個「肯定」的答案!

作丈夫的能體恤妻子的軟弱,作妻子的能在 主裏順服丈夫,這是何等美的事。
愛 神,愛配偶是屬 主的兒女一生需要學習的功課。深願透過我們的婚姻和家庭能見証及榮耀 主的名。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