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輪上的摩天輪陸錫璁加拿大分會總幹事

坐過摩天輪嗎?一個巨型的轉輪直立在地,一下子便把人送上了雲霄,一下子又回到地面的凡間來了。總矗立於樂園的核心,為人間帶來種種的美妙。

摩天輪﹝Ferris Wheel﹞是美國人霍力士﹝George Ferris﹞於1893年所設計,目的是為芝加哥的世博立威,與上一屆世博的巴黎鐵塔一較高下,好圓了老美的夢。

有一個摩天輪的傳說,形容輪上的轉動就如一個活動的天梯,每逢轉到最高處的時候,也就是離天使最近的時機,趁這機會許下心願,幸福便會降臨。另一個說法是一同坐摩天輪的情侶最終都會分手,只有在到達最高處時與戀人親吻的,就會永遠幸福地在一起。假若幸福只是那麼簡單,相信天下不會再有怨偶了。可惜婚姻中的幸福正如摩天輪一樣,直在高與低之間徘徊不定,無法捉摸。

活在高處,我們享受著美滿的幸福感,分享著各樣快樂的時光——或是共享美好的晚餐;或是攜手合力完成工作後,分享成功的喜悅;或是夫婦關係如膠似漆,恩愛親暱的日子;或是遨遊四海,把臂同遊,共享人間美境,共渡愉快的假期,這些都是令人興奮,值得紀念的時刻。然而生命中不盡是活於高處,相反地高處的時光往往如飛逝去;而低處熬人的日子反倒渡日如年——事業失意的日子,家庭經濟的壓力一如千斤般重;與家人反目成仇;身體得了重病,要長期作戰了;心靈的枯乾,言行乏力,在最小的事上,都能觸發夫婦間大戰連場,才明白到甚麼叫作走過死陰幽谷,分明是陽光普照,仰首望天都覺得罩著灰濛濛一片,全身上下都提不起一點勁,還覺得低處仍未算低,更衰的正在前頭,這些時候,口中所出的一句話也是暗藏晦氣,這種日子最耗竭人心。在低谷的日子裏,依舊能守護在配偶的身旁,便需靠意志上的堅強,以及從上頭來的無私的愛心,舊日美好的回憶便成為讓愛可以復燃的消耗品。

經過九月一連串的忙碌,到了十月中旬終於放下手頭的工作,上了遊輪往墨西哥渡假去了。遊輪上的日子真是過得分外逍遙,生活愉快,心情輕鬆,吃喝玩樂,得心應手,夫婦關係如魚得水。船上不是每個晚上都有好些攝影師在拍照嗎?我們差不多每個佈景都拍了。老婆說:「我們用不著那麼多。」反正拍照不花錢,我們多拍一些,好多些選擇,便只挑三兩張滿意的才買吧。就是這樣玩了幾天,開心的時間過得好快,已是最後的一天了,約在下午茶時間吧,走在平常日子中船上最是熙來攘往的道上,卻發現異常的安靜。人是一般的多,卻都在看著同一個地方,工作人員把著通道,圍上白布,原來船上的醫療師在施行急救。一個年約60的男人臥在地上昏迷不醒,滿臉迷惑的婦人獨站一隅,茫然的眼神流露著對伴侶的關注及對樂境中突變無法處理。「都卅多分鐘了。」旁人在低聲地相告,接著白布陸續地挪去,剩下來的一張白布覆蓋在屍首上,悲嗚聲中送別了相伴相依的歲月,餘下的日子怎麼過?兩個人上船,今夜船艙便只剩下一人。本來不相干的一句話:「黃泉無客店,今夜宿誰家?」如今忽然變得詭異。揮之不去的是這數天的美好時光——墨西哥海岸奇山怪石的重點觀光,泳池伴的派對,船上大堂的遊行晚會,大城小巷的尋幽歷奇;還有,前一個晚上的禮服晚宴所拍下的照片,那便是最後的紀念照了。

十四萬嚬的遊輪實在空間很多,結果我們沒有再跟那個女人遇上,但我們已是不由自主地沒有按着原來的計劃只購買兩三張的照片。我知道面前的路上總有好些幽暗的日子在等著我們。共同蹄造一些美好的回憶吧,總有些日子會用得著。這點點滴滴的回憶會在我們夫婦衝突的冷戰期中助我破境復圓;這回憶會在我們卧病在床的消磨期內,幫助另一半緊守愛盟;這回憶會在其中一人離世之後,遺愛人間,仍與愛侶同行,幫助他走完磨人的路程。美好的回憶,是消耗品,叫人能走更遠更難的路。

其實在生命中也潛伏著一些屬靈的難關,要靠著我與上帝共同分享的美好時光所遺下的回憶,來幫助我好過渡時艱。所以我看重與妻子諦造美好回憶的機會,亦同樣重視與上帝相會相親的日子。這七年來我們每年都留下了三數天的時間靜修,與上帝相約,單單與祂共聚。花在家新靜修營中的工夫,所得的無法估計。2010年1月7-10日在溫哥華,6月4-6日在多倫多,都有夫婦靜修營的安排。鼓勵大家參加。並請在禱告中支持我們,也盼望不久將來在加國各城都能推廣夫婦的靜修操練。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