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放下

——台灣家新執行長專訪


受訪◆馬榮隆、匡惠萍  訪談/文字整理◆美心


「服侍不是必然的,也不是偶然的,因此我們越服侍越感恩。」這是馬榮隆夫婦的心聲。他們2006年參加恩愛夫婦營,2007年參加帶領夫婦培訓,7年後因著神的感動呼召,放下在台灣嘉義基督教醫院前景一片看好的工作,加入台灣家新。這是怎樣的一個過程,他們夫婦又是如何經歷神的呢?


馬:馬榮隆 匡:匡惠萍 編:編輯
 

馬:回望開始全職服侍前的7年,是神在給我們預備,在我們不斷地帶領營會的過程中慢慢地感動、改變我們,也正因如此,讓我們思考前路的時候會有不同的思維。
 

匡:在2012年一次營會的第三天的晨禱中,小馬有很深的經歷,可能是看到學員夫妻的關係被翻轉,也可能是為台灣家新的狀況憂心難過,聖靈很大地作工,他泣不成聲,第一節課的敬拜他都沒辦法帶,我知道他是被上帝觸摸到了,這是神的工作。那天帶完營會,開車回家的路途中,他問我:「如果上帝要我們出來服侍,你願意嗎?」我想了一下就說「我願意」。我知道神在預備我們。
 

馬:根據台灣的勞工法,工作25年就可以退休,當時我算了一下,再過5年就可以退休了,孩子也畢業了,就可以去做神要我們做的工作。沒想到過了一年多,神就把我們呼召出來。2014年1月知道原本的總幹事提出請辭,我心裡就觸動了一下,這難道就是神預備的時間嗎?太快了吧!但我覺得這份感動非常強烈,因此我們也尋求印證:第一個印證,這個感動不是單出於我們的,要理事長認為我們是人選,同工們也覺得我們適合。
 

匡:初時核心同工擔心我們出來全職服侍是很大很難的決定,因可能付不起薪水會對不起我們。但我們在禱告時心裡有平安,如果這是神的帶領,我們就不會害怕。
 

馬:第二個印證是能得到院長的祝福。這個非常不容易,因醫院正要開始轉型,院長原本希望我擔當不一樣的崗位。第三個印證是邱會長的認可。結果這三個印證都一一實現了。我們也讓孩子們知道未來家裡會有很不一樣的規劃。那時最小的孩子在念高三,另外兩個都在念大學,他們也很支持,甚至願意出去打工,為我們減輕一些經濟壓力。
 

醞釀了差不多三個月,最後我在4月1日的部門主管會議中提出,他們都嚇了一跳,以爲主任在愚人節開這麽大的玩笑。匡匡那天接到好多電話,詢問是不是真的。無獨有偶,想起當初會長夫婦也正是在愚人節創立了家新。
 

編:其實當時一邊是神的呼召,一邊是升職機會,你心裡會不會有爭戰呢?
 

馬:本來院長希望我升往更高的管理職位。心裡的確有爭戰,但還是有平安。神在我們心裡放下的感動在這過程中非常重要,如果沒有遵循這個感動,大概後面的日子我也沒法安穩,一直會有缺憾在心裡。是神的感動讓我們相信祂,把過去這些小小的成就都放下,把自己歸零,委身到家新的事工中。在經濟方面的擔憂,也曾讓我晚上睡不着;可是第二天就經歷到什麽叫「出人意外的平安」。雖然有掙扎,但還是家新的這條路讓我們更平安。同領域的人都無法理解我們的決定,認為我們「瘋了」,更有不同的猜測。而我覺得就是人生下半場的開始,只不過我的下半場提早開始罷了。
 

匡:我本來就是全時間在醫院裡推動員工參加夫婦營,關心員工的婚姻家庭狀況,所以對我來説只是把服務對象從醫院擴大到台灣而已。轉變比較大的還是小馬。之前他做電腦方面的工作,非常理性,感性的部分不太看得到。經過家新的訓練後,每次帶營會就看到他裡面真正的想法。我的主管也是家新的帶領夫婦,他說看到小馬在家新的服侍中「活過來了」。所以當他提出投入家新的全職服侍時,我毅然決然地說「我願意」。
 

馬:每次營會我都被神慢慢改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23:3)我以前是石心,理性、硬邦邦的,神讓我的石心變肉心,對人就比較敏感;當我心裡充滿了神的靈,就能夠對學員的處境感同身受。我也比較容易感動流淚,連我自己都覺得很訝異,應該是神把這感動放在我心裡,我才可以更深地去了解神、認識神,明白祂的心意。當你的石心變成肉心時,很多東西就願意放下了。
 

編:那夫妻一起同工的時候有沒有遇到很多挑戰呢?
 

匡:長久以來他負責工作,我負責照顧三個小孩,並不會依賴他,所以變得很「強壯」,覺得我們不一定需要你。後來在家新成爲同工、帶領夫婦以後,我們就一直在調整、磨合,學習互相配合。可是在一起工作的第一個月就非常痛苦,一直磨擦、衝突、爭吵,因為我有很多的想法,他就說,「我以前叫別人做事都沒有意見,你為什麼那麼有意見?」
 

馬:那時我甚至對匡匡說,「我要fire(開除)你!」因為我覺得我們沒辦法同工!夫妻兩個要24小時天天黏在一起同工真的很難!這個過程就好像我們在不同的階段受到不同的操練,也讓我更深地了解到,男人大多是目標導向的,而女人比較關係導向,所以很多看法都不一樣。雖然很不容易,但服侍最美的地方也在這裡,正因為丈夫和太太有不同的角度,事情就會做得比較完全,不會只側重某方面。
 

我原本很剛硬,不願意認錯,都是指責對方多於自己反省,想盡辦法撐自己的門面,覺得認錯就是個失敗者。其實這是一種罪。我們信仰的其中一個核心就是要認識罪、對罪敏感,因為罪帶來關係的隔離。當人剛硬的時候,人跟人之間的和睦就沒有辦法成就。可能前一分鐘兩個人還如膠似漆,但因為不經意的一句話,兩個人關係就明顯遠離了。這也是很多夫妻的寫照,各自堅持己見,卻非常痛苦。後來我們發現,當裡面的罪發動的時候,就產生關係的隔離。我覺得制服罪最大的法寶,就像約翰一書裡面所講的:「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1:9)當我放下面子,願意認錯,就更深地看見自己的罪,也更認識自己。以前常因為一些事情兩個人就不講話、冷戰,可能要花較長的時間和好;現在我比較願意很快地認罪,否則真的是會很痛苦,關係也變得冰冷。
 

「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林後4:10)家新做的是使人和睦的善工。很感恩我自己也在服侍中成長,對罪越來越敏感,也在家新學習把自己的軟弱敞開。帶營會的時候,上帝就用我們的軟弱,來成就祂自己的事工。敞開是醫治的開始,如果學員也願意敞開,神的醫治就會進來。我們不是光講真理,而是要行出來,不僅是行在配偶的面前,也行在很多不認識的夫婦的面前。神就會在當中,做奇妙的工。
 

*************


兩年多以來,馬榮隆夫婦在一起同工的過程中,靠著禱告開辦營會,因爲營會可以開辦、因爲學員夫婦關係被神翻轉,相擁而泣,向神獻上感謝。他們說:「當我們學習放下的時候,就看到神用我們的『放下』,帶來祂的力量,成就祂的事工,帶來人的改變。若不是神的大能,我們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感謝神藉著我們這個卑微的器皿,來成就祂自己的事工。」

(刊於家新季刊71期《下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