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探戈──給你空間但仍一生牽手


邱清泰國際家庭更新協會會長

 


探戈舞(Tango)是西班牙文Tango的譯音,起源於非洲中西部的民間舞蹈「探戈諾」舞。16世紀末到17世紀初,隨著販賣黑奴而進入美洲,融合了拉丁美洲民間舞蹈風格而形成了舞姿優雅灑脫的「墨西哥探戈」,和舞步豪邁、舞姿挺拔的「阿根廷探戈」。
 

我曾經在阿根廷欣賞過探戈舞,舞者間緊密的配合及交錯,跟其它舞步截然不同,當中的特色更是帶出夫妻關係之間的微妙和動力:

  1. 男女雙方目不對視,跳到「探戈定位」──「舞步瞬間停頓」時,男女雙方都向左側看,有如夫妻雙方爭吵、衝突、憤怒、受傷時的心理狀態和肢體語言。
  2. 舞者在舞步進行中前一秒還互相深情凝望,但下一秒卻可能快速擰身轉頭,左顧右盼,正巧妙描繪夫妻前一秒才含情脈脈,眉目傳情,下一秒卻橫眉冷對,爭強鬥狠。
  3. 探戈舞的伴奏和演唱者的音調和旋律,時而激昂奔放,時而深沉哀怨,或憤世嫉俗,或感時傷懷,道盡夫妻關係中的喜怒哀樂,恩怨情仇。
  4. 舞者男士大多打領結穿深色的禮服,而女士則穿著一個高開叉的長裙,也微妙的帶出夫妻關係中的不同個性和互動。一方可能嚴肅拘謹,保守矜持,而另一方則熱情奔放,透明敞開。
  5. 探戈舞步的特色是:深情的凝視、相互緊密纏繞的肢體,節奏明快,舞步挺拔,交叉步、踢腿、跳躍、急旋轉,若即若離,欲迎還拒,大開大合,快慢錯落,這也精確的描繪出夫妻之間的身心互動,大起大落,變化舞窮。
  6. 有人說:阿根廷的探戈舞是以感情掛帥,在阿根廷人看來,探戈就像男人和女人自願投入的一場戰爭或博奕,男女舞伴間強烈的目光和身體緊密的糾纏,正是探戈的靈魂所在!


借用中國文化中的太極圖,陰陽兩極半圓圖形呈鈎狀,如果磨合過程過於激烈,都以自我為中心而轉,在糾纏過程中就會戳痛對方而受傷;但當兩極不以自己為軸心,而是一起套入耶穌基督的軸心上,「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2:5),慢慢磨轉,「喀嚓」一聲就會合在一起,二人才能舞出一場天衣無縫、美妙合一的舞蹈,這是達至合一的不二法門。
 

而真正完全的合一,是「二裡有一,一裡有二」。就像一個尚在母腹中的胎兒,他需要完全依靠母親的乳養和保護才能生存,他們是「一個」生命的共同體,「你裡面有我,我裡面有你」。只有當兩個人不以自己的需要為前提,願意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才能成就。這也就是為什麼造男造女,創造生命的神在設立人類第一個制度──婚姻家庭──的時候,對亞當和夏娃說:「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4


成熟的個體不需要依賴另一個個體供應他全部的需要,他的成長過程裡面需要有自己獨立的空間。有如嬰兒的生命要繼續成長,就必需要「離」開母腹,有自己獨立的成長「空間」。如果做母親的不肯放人讓嬰孩離開,那麼後者必定胎死腹中!所以人要離開父母,才能與妻子合而為一,但在合一裡各自仍然需要有空間,不可以完全與對方混融(fusion)而不分彼此。博域家庭系統理論(Bowen Family Systems Theory)提到,黏連混融到無法呼吸,雙方都沒有了自我,是不健康的或者病態的關係。從聖經角度說,神要求結婚的一男一女,先要學會「離」,就是學習給自己空間,也同時給對方空間。不適合結婚的男人,就是不會離開父母的男人,他被母親控制或者照顧得太好,或者貪圖來自父母的方便和好處,是被寵壞不能自己站起來的男人。這種人最好不要結婚,否則害人害己。健康、成熟的人,會知道如何獨處,需要有自己的空間,不是愛一個人就痴纏不放,最後一同窒息而死。
 

有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的最大禍根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恩怨情仇。婚姻本身就是一個江湖,你想退隱江湖嗎?而神卻說:「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太19:6)保羅又說:「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4:9)你我的婚姻就像一場熱情奔放的探戈舞,世人和天使都在觀看,要能人天共賞,歎為觀止,夫妻二人必須:

  • 不再是我(ME),乃是我們(WE);
  • 形神合一,裡外一致。貌合神離只會半途而廢;
  • 勤練「心法」,不忘「劍法」(提前4:7);
  • 夫妻牽手一世,也緊握主耶穌釘痕的手;
  • 成全對方,給予空間。


(本文刊於家新季刊72期《探戈——夫妻相處的藝術》之會長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