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之路」-家新在台灣的日子          陳證安 台灣家新執行長
 
2002年在台灣舉辦了第一屆的MER,開啟了家新在台灣的日子,現在已經過八年的時間,日子不算長,也不算短,到現在約有超過1,000對夫妻參加營會,以及數十對的帶領夫婦的同工,當中經歷過數算不完的感恩感謝之事,無論在哪一個時間點上都有神蹟奇事發生,從行政事務到營會舉辦,從個人到夫婦,從不足到富足,總都是有位我們都需要的主,在引領著台灣家新及帶領夫婦往前行,雖然沒有廣大的資源,也沒擁有婚姻專業人才,能有的就只是帶領夫婦的心,甘心樂意地無私奉獻自己,為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婚姻家庭努力,做一個可以只榮耀神,謙卑自己的人。
 
 首先,特別對於興起台灣家新前幾個很重要的同工,若不是他們帶著異象和使命,及經歷許多困難,仍能堅持他們所領受的,才會有現在的家新,當時一開始推動營會,在教會中對這個事工沒有相當的重視,以至於困難重重,所碰到的閉門羹不計其數,挫折打擊對內心的衝撞,那種失去信心與期待的情境可想而知,可是當真的打開營會之門時,雖然舉辦營會多覺得心喜,有些許的成就感,但同工卻忙的不可開交,同工們事業與家庭無法兼顧,受到許多的衝擊跟矛盾,反而再陷入另一個挑戰與風暴,往往帶領夫婦產生一種糾結,對人來說是一個難受的過程,因為內心會經歷不安、困惑、傷痛、責備與無奈等,自己需面臨這些挑戰與打擊,然而這些經歷銳變的過程,是要讓生命長大成熟做預備,回首過去,發現這些前輩的同工是有多麼的不容易,將有好的典範留在台灣家新。
 
在家新八年的時間,開始接受第一屆帶領夫婦的訓練,進而實際帶領營會,用這已設定好架構的教材,只要用人的智慧與方法,就可以使用這套教材把課上得很好,事實上也是真的這樣,因為對帶領夫婦來說熟練教材並不是一件困難事,然而更深一層思考並不是如此,常在營會中與同工課後討論分享時,我們就不難發現,絕大數夫婦剛開始時,都是期望把課上的完美沒有遺漏,沒有缺失,獲得學員與其他帶領夫婦的正面認同,而常常遺忘了與學員夫婦間的關係互動,將喜歡上台教課帶領,與喜愛學員夫婦分成兩件事,以至於只著重在課程上,上的好不好,果效好不好,而未將焦點放在他們夫婦身上,也未深入思考他們的需要,這些都是正常人的心態,過去我們曾經都是如此,神在家新操練帶領夫婦第一個就是學習愛。
 
站在台上往往是眾人注目的焦點,尤其你是領袖時,你如何看待自己呢?幾年前有一段文章是台灣家新同工陳増韡夫婦寫道:「做領袖和當僕人有甚麼差別呢?作領袖為了要完成自我的期望,當僕人則是要完成主人的期望;作領袖要其他人聽命於自己,當僕人則要聽命於主人;作領袖是最終的決策者,僕人是最後的執行者;作領袖是用權力來利用人完成目的,作僕人則是發揮自己的恩賜來成全別人完成目的;作領袖需要得到眾人的肯定認可,當僕人只要得到主人的肯定與認可;因此,從許多不同角度來看,作領袖和作僕人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當看見這段話對我有很多的提醒與幫助,重新思考過去的日子,我是在當領袖?還是僕人呢?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想在家新要成為一對生命成熟的帶領夫婦,這必要條件的是第二個學習作僕人。學習愛與作僕人,對帶領夫婦不是容易的一件事,不僅自己要與配偶,也要其他人一起學習,在這歷程中就像在淬鍊的過程一樣,每一個作業或流程都是在去蕪存菁,塑煉成神喜悅而獨特方式,也不斷地擴增自己生命的容量,成為神所使用的器皿。
 
至於我最大改變就是沒有甚麼改變,但神卻給我不是人的改變,而是神的方式,從一開始原本以為只是一個服事,並未想太多,然而當事工越陷越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有許多生命中的缺乏與不足,無論在事工知識或生命的成熟度,都遠不及於配偶或他人,縱然我在工作上有自己的領域,例如初期在備課的時候,都會跟靜枝有衝突,認為我自己的方法是最好的,而忽略靜枝的想法,當課後的評量時,我就被邱博士盯得滿頭包,拿回一堆的挫敗,評量的建議改善內容有90%是寫我,而不是靜枝,自信心一再被摧殘,這讓我很訝異,心想怎麼可能,總是認為工作專業能力會等同於服事專業能力,然而經過幾次努力不懈的挑戰後,但仍是邱博士及靜枝的手下敗將,「敗壞之先,人心驕傲;尊榮以前,必有謙卑。」箴18:12,我開始思考我是個甚麼樣的人,最後在檢定合格前的一次評量,邱博士說一句話「你怎麼總是想到你自己呢!」,這時徹底瓦解我那自負驕傲的心,好像一把刀插進去我的胸膛,那種痛只有過來人才知道的感覺,會後開車四小時回途中,我並未和妻子說一句話,踏入家門時,靜枝只淡淡地問了一句「你一定很痛是不是?」,我回答「嗯!」,這也開啟我檢視自己、認清自己並也努力地認識自己,蒙神的保守,透過聖經真理及屬靈長輩的協助,讓我有很多的調整,直到如今仍在學習中,神用祂的作為在震撼我的生命。學習愛與當僕人,是我自己覺得在家新服事中領受最多的,而靜枝是我學習的對象,因為她有很成熟的生命品格,若不是她,我甚麼也都不是,是她使我的生命才得以生存,感謝神都將我的需要都放在我的周遭,讓我經歷與成長。
 
近幾年來台灣家新的帶領夫婦,有人進來,有人離開,進來的都非常忠心在這服事上,離開的有移民、有獻身於神、轉換服事禾場、工作或服事忙碌、家庭因素等等,無論來來去去的人如何,神都有祂的時間與美意,而我覺得很開心且感動的事,是和這群帶領夫婦一起,無論是開會或帶營會或家庭退休會等,都願意排除困難盡力參與,並且謙卑學習愛與作僕人,一同投入在這團隊當中,給予我很大的鼓勵,這是何等的寶貝啊!,我想這是神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國際家新二十年,台灣家新八年的過去及未來,都不是只有我孤單一個人,而是一個群體團隊,為著同一領受異象而行,國際家新也不會是孤單獨行,而是全球各地區家新群體團隊一同前行,相信神必定會興起更多的人及地區,建造家庭來榮耀神的名。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