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跟從---邱清泰
 
      二千多年前,小亞細亞出現了一個「攪亂天下」的人物──保羅(徒17:6),廿個世紀之後的今天,中東產生了一個「翻天覆地」震撼世界的「恐怖份子」──賓拉登(Bin Laden)。

      最近有人對「賓拉登效應」作了一個有趣的分析:
 
1)  911之前要到國外旅行的人只要兩個小時前抵達機場,通關時間綽綽有餘。現在保險一點,至少要三個小時。
 
2)  在長龍蟻行通過安全檢查的時候,幾乎所有旅客都要寬衣解帶、脫鞋脫帽、翻箱倒篋,一點不像精神抖擻出差的遠行旅客,反而更像倦容畢露、僕僕風塵的歸家遊子在自己的臥房預備上床休息的那副模樣。
 
3)  從經濟的角度來看,去年美國全年搭乘飛機的旅客總人數是六億一千五百萬(615 Million)。如果每一個乘客要比911之前多花一個小時通過安全檢查,去年單單美國一個國家,就損失了六億一千五百萬(615 Million)的工作小時。另外,2009年美國的國民平均生產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per Capita)是美金四萬六千四百四十三元(US$46,443),除以平均日數250天,每天工作八小時,大概平均工資是每小時美金廿三元(US$23),乘以六億一千五百萬的工作時數,賓拉登一個人就讓美國損失了一百四十三億(14.3 Billion)美金。而搭乘飛機的旅客一般都比普通老百姓收入為高,所以去年一年的損失應在二百億到三百億(20-30 Billion)之間;那麼過去十年的損失應在二千五百億(250 Billion)之間。賓拉登的影響力可謂無遠弗屆,他在阿富汗的山洞中說:「倒吧!」,萬里以外的紐約110層的雙子星大樓就應聲而倒!他說:「成了!」美國去年一眨眼就不見了二百五十億(25 Billion)美金!
 
      保羅和賓拉登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專心一意」。可見一個人不管他生在那一個時代,只要「專心一意」,堅持到底就能產生那麼浩大的影響力。保羅在羅馬公庭受審的時候,他大義凜然的對亞基帕王說:「…我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26:19)。他甚至能夠說:「我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徒20:24)。不了解保羅的人會說:「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You are out of your mind! Your great learning is driving you insane)。
 
      和新約裏保羅鏗鏘的生命宣告,遙遙呼應的另一位舊約神國名將──迦勒──他的一生在歷史的長廊之中也熠熠生輝。約書亞記十四章6-15節,迦勒在約書亞面前宣告說:「…同我上去的眾弟兄使百姓的心消化,但我專心跟從耶和華──我的神。」「專心跟從」這個字在NIV的英文版是「Wholeheartedly」,意思就是「全心全意」、「一心一意」、「毫無保留」、「堅持到底」。迦勒自己追述他跟隨耶和華的經歷時說:「耶和華的僕人摩西從加低斯巴尼亞打發我窺探這地,那時我正四十歲。」(書14:7)。「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求你將耶和華應許我的這山地給我。」(書14:10-12)。最後,「約書亞為耶孚尼的兒子迦勒祝福,將希伯崙給他為業。所以希伯崙作了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迦勒的產業,直到今日,因為他專心跟從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書14:13-14)。
 
      迦勒得到了他一生夢寐以求的產業,乃是因為他相信耶和華是真神、是活神。他得到神的祝福乃是因為他緊抓神的應許不放,因為他知道耶和華是立約、守約、施慈愛的神。但更重要的是他「專心跟從」的心志。雅各書一章8節說:「心懷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沒有定見」。唯有那「憑着信心求,一點不疑惑」的,神必厚賜給他!(雅1:5-6)。

      
美國南加州馬鞍山教會的主任牧師,也是全世界最暢銷書《標竿人生》(Purpose Driven Life)的作者華理克(Rick Warren)十年前擬了一張很長的全美未來最具潛力牧師名單,每天迫切為他們禱告。很不幸的,到了今年年初有一半的牧師已經在牧會工場中銷聲匿跡,去如黃鶴!奧林匹克世運的國家代表選手在起跑的時候不會有人鼓掌,只有專心一意、堅持到底、衝過終點線的選手才能贏得全場觀眾起立歡呼鼓掌的榮耀!
 
      我自己今年六十六歲,二零一零年也是我和竹君結婚四十周年的重要里程碑。四十四年前,我被主的愛摸着決心歸主,並且在同一個夏令會中獻身服事主。卅五年前我和竹君是「紐約中華歸主教會」按立和差派出去的第一對宣教士,回到台灣「中原大學」的校園中與「導航會」配搭作學生的工作。廿年前的愚人節(四月一日)我和竹君憑信心在我們簡陋的書房中開始了「家新」的服事。回首來時路,其間有多少的軟弱、失敗、灰心、喪志;也遇到各樣的誤會、攻擊、批評、出賣。但感謝主,我們到如今仍專心跟從,也能像保羅一樣的向世人宣告:「從第一天開始,我們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雖然,竹君罹患腦瘤患疾已經十二年,但我們在婚禮中所許下愛的盟約仍然堅定不移、此情不渝。我們立定志向,效法保羅一樣「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徒20:24)。
 
      今天在教會和「家新」的團隊裏面,神在尋找和要使用的是一些「為己無所求,向主獻所有」的,像保羅、像迦勒這樣「專心跟從,不以自己性命為念」、「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悅」的人(林後5:9)。這種人不需要太多,正如只要一個賓拉登,我就不得不乖乖的每次在安檢的時候寬衣解帶,放下身段;只要一個保羅,整個小亞細亞就如同遇到瘟疫(如SARS)、天下大亂(徒24:5)。

      「家新」走過了廿年,今年「第七屆全球同工大會」的主題也提醒所有「家新人」要「長大成熟,再攀高峰」,今年七月我們也要搬進香港的「國際家新總部」新辦公室。神為我們已經預備了座落在佳美之處的「硬體」,未來幾年我們向主求的是一批「專心跟從,至死忠心」的全時間同工──有脊椎骨的「軟體」。您會是其中的一位嗎?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