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分享:教牧恩愛夫婦營 PMER1

Sep 8, 2021

破鏡重圓

撒拉

我們結婚已經33年,過去23年在神學院、台灣及美國牧會時,我們的婚姻非常美滿、是人人稱羨的一對。我常常說:「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妻子!」不論是夫妻關係的互動或是教會服事的配搭,許多人都說我們互補的非常好!因為他內斂、穩重、忠心、負責,而我活潑、積極、親和力強,因此我們所牧養的教會,總是充滿了相愛與成長的特質。但是當我們從美國受邀重回台灣牧會後,一切都改變了!生活彷彿從彩色變為黑白…

返台後,我的角色由師母變為傳道,所以在工作上,與牧師老公是平行的。性急又有衝勁的我,有時就顯為強勢,使他倍受壓力;我也常因此而向他道歉,並修正自己。他因為返台後教會成長快速,也承受極大的責任;再加上男人也有更年期, ,他變得極為固執、易怒。我們的互動便常引致衝突,我也常因此而受傷。雖然事後經過溝通解釋,他會理解,並向我道歉,但在下次的衝突中,那模式仍會重複出現。

老公是個很有包容力、有愛心的人,所以每當我跟他提到與會友的小摩擦,或是家中外勞的一些不當舉止…,他偶會指責我是師母,要有愛心,或理性地告訴我該如何做、要我忍耐,不要理會他們。這讓我覺得他總是站在別人那一邊,不是我這邊,甚至有時覺得,當他的會友或朋友,可能比當他太太好。

當然我們大半時候還是沒問題、很相愛,他也對我很好。但隨著爭執持續發生、衝突越演越烈,我們曾在衝突溝通無效時,在花蓮港旁邊公園分道揚鑣、或是撂下狠話,提出分手。漸漸地我因著受傷越來越深,我選擇退縮與沈默,也不想讓他碰觸我。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也不想如此做;我知道我們的敵人,是撒旦,是背後那屬靈氣的惡者!「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了!」所以,我們總是和好、再衝突……,不斷地循環。

我倆都接受了撒但的謊言,對我們的婚姻持有兩極化的看法。他覺得「沒問題」,而我覺得「沒盼望」!一直到今年四月份的那次大吵,他在震怒之下,連「離婚」這兩個字都說出來了!我完全絕望,在嚎啕大哭之後,我提出分房睡覺的要求!

就在這走投無路之際,神差派天使來邀請我們參加「家新恩愛夫婦營」,這如同大海中的一塊浮木,我問過老公之後,就去電報名。結果這次正巧是牧師團的「家新」,而且只剩最後一對的名額。這實在是奇妙神格外的憐憫!我就帶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姑且一試,且靜看神的作為吧!

從第一堂課開始,我的眼淚就像潰堤的水湧流,一直哭個不停!神又安排我們坐在第一排,讓每個人都看見了,我真的覺得羞愧不已!但這也顯出我們問題的嚴重。隨著每堂精闢課程的進行,我們慢慢抽絲剝繭地面對我們的問題。神也感動帶領夫婦,在分組演練時,總是特別與我倆單獨一組,來討論我們的問題。因此,我才慢慢收起眼淚,並逐漸露出笑容來。在「認罪與饒恕」操練時,我倆更是在淚眼中,真誠地向對方認罪,並請求饒恕;願意「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

回家後,我們在忙碌的時間表中,盡力在睡前同禱之,排出存款的程序,有時也清清垃圾。我們極力靠主改掉我們的錯誤,也學習努力去滿足對方的需要。雖然有時他還會回復以前的模式,但當我一提醒他時,他總是柔軟地立即修正。我們也藉著參加「家新跟進小組」,與大家彼此鼓勵和提醒;繼續努力地經營我倆的婚姻關係。隨後去年在美結婚的女兒計畫七月回女婿馬來西亞的家與台灣分別宴客,老公本來是不想去馬國的,但因著家新,他改變了決定,也經歷了恩典。以下是他的分享!

「本來沒有打算去馬來西亞,想說教會很忙走不了,教會放第一。後來參加了「家庭更新恩愛夫妻營」之後,知道上帝要我們看重家庭,所以決定參加馬來西亞的婚宴。上帝要我們看重家人的關係;家人之間的關係是服事上帝很重要的見證。這是一個突破性的體驗,所以馬上買機票跟著到馬來西亞。我發現我的教會樂觀其成、馬來西亞親家很高興、對女兒及女婿意義更重大,所以三贏。感謝上帝!雖然往後我們還會碰到困難,還會有爭執衝突;但因著家新美好正確的教導,及我們願意努力去實踐的心,相信我們還是可以「從此,王子和公主靠著主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